意见建议

您的位置:首页-雷锋舞台-曲艺中的雷锋

曲艺中的雷锋
山东快书 雷锋送钱
来自:雷锋纪念馆    浏览:432次    时间:2015年11月19日

范延东

    伟大的战士叫雷锋,
    他伟大出在平凡中。
    万朵红花摘一朵,
    今天唱段小事情。
    这一天,雷锋走进了储蓄所,
    见一位女同志在办公。
    这位女同志,
    见人不笑不说话,
    甭提对人多热情,
    高鼻梁,大眼睛,
    头上的小辫一叉长,   
    脑袋一晃直不愣。
    她就是储蓄所的营业员,
    名字就叫张秀英。
    “哟!雷锋同志又来啦!”
    雷锋说:“难道你们不欢迎吗?”
    “欢迎你这个老主顾,
    欢迎你有钱就往俺这送,
    块儿八毛你也存,
    我年底选你当标兵。”
    雷锋说:“我参加储蓄成习惯,
    我可不为当标兵。
    再一说,我除了买书交党费,
    剩钱不存也没用。”
    说着把存折掏出来,
    顺手递给张秀英。
    (白)“存多少?”“不存,取!”“取?”
    “啊!俺要取人民币二百整。”
    小张一听发了愣,奇怪呀r平时他一
    分钱也舍不得花;.
    今天为啥这开通。
    “雷锋啊!你好不容易存这些,
    都取出来干啥用。”
    雷锋倒说你猜猜,
    看你脑子灵不灵。
    “买收音机?”“不对j”
    “买手表?”“不对!”
    “买自行车?”“不对!”
    “喔!你要买个三轮蹬一蹬。”
    (白)蹬三轮干嘛!
    “雷锋啊,莫不是怕人说你有点傻,
    嘀咕你有钱不花不聪明。”
    (白)那怕什么!
    “说我傻,我就傻,
    我这个傻子是为革命。”
    雷锋拿钱往外走,
    后边急坏了张秀英。
    “雷锋同志先别走,
    这钱到底干啥用。”
    雷锋说:“我把这钱给亲人,
    现在就往俺家送。”
    “噢!雷锋同志要成家呀!
    祝你建立幸福的家庭。”
    雷锋忙说:“哪的事,
    我的意思你没懂。”
    小张点头“我懂啦!
    别不好意思再更正。”
    “不是……”
    “不是什么呀!哟!
    说着说着脸又红了,
    大概我见过你未婚妻。”
    “见过!”
    “啊!你俩排队把汽车等,
    他个头跟你差不多,
    穿戴打扮像学生,
    你一手扶她上汽车,
    跟她说话多热情,
    那是谁?哼!”
    “嘿!那是房东儿媳妇,
    我送她医院去看病。”
    小张一听是这回事,
    立时乐得脸通红。
    忘了手上有墨水,
    她一个劲地揉眼睛,
    她这一揉不要紧,
    唷!当时闹了个乌眼青。
    雷锋出了储蓄所,
    迈开大步脚不停。
    眼望着,家家户户彩旗飘,
    耳听着,鞭炮齐鸣鼓咚咚。
    雷锋摸摸兜里的钱,
    轻轻地哼着《我是一个兵》:
    (唱)“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白)我就会这一句。
    抬头看,松枝牌楼贴喜字,
    红砖楼房真齐整,
    “望花公社党委会”,
    七个大字亮晶晶。
    雷锋推门进了屋,
    见一位老头在捆葱。
    雷锋说:“老大爷!党委书记在不在,
    负责的同志哪办公?”
    老头说:“党委楼上正开会,
    你找他有啥事情?”
    雷锋说:“我给公社来送钱。”
    刷,掏出人民币二百整。
    老头这里误会了,
    又倒水来又让凳,
    “司务长,你坐下吧,
    你到俺社里买大葱?”
    (白)我买葱干嘛!
    “我给公社来送钱。”
    “噢!送钱哪!
    一定联系买花生?”
    (白)不买花生。
    这时候,党委书记正下楼,
    老头仰脸喊一声,
    “张书记!”“啊!”
    “这个同志来送钱,
    我问了半天没弄清!”
    张书记,走过来,
    未曾说话笑盈盈。
    “小同志,有啥事,
    为啥给俺把钱送。”
    雷锋说:“书记呀!我早就盼望这一天,
    咱劳动人民建立大家庭,
    咱们公社刚成立,
    要办很多大事情。
    我献给公社二百块,
    为了铺砖添瓦起点小作用。”    
    书记说:“小同志,你的心意俺收下,
    可收下这钱万不能。   
    你应当把钱给父母,    
    寄给家里的弟兄。”
    雷锋闻听提到“家”,
    很多的感触在心中:
    “书记呀,旧社会害死我全家,
    我从小就是孤苦又伶仃,
    挨饿受冻命不保,
    共产党救我出火坑。
    现如今,公社就是我的家,
    社员就是我亲弟兄。
    爹亲娘亲没有党亲,
    钱给公社也就是把爹娘来孝敬。”
    党委书记极感动,
    心里想:真是劳动人民的子弟兵。
    “小同志,你爱社心情我知道,
    可这钱,还是留着自己用。”
    雷锋说:“党和人民关心我,
    吃的穿的都现成,
    这钱根本用不着,
    给公社,我觉得最光荣。
    收下吧!书记呀!
    要是我的爹妈在,
    绝不拒绝儿心情。”
    雷锋说着眼含泪,
    党委书记更激动。
    “可这钱……好!
    要收只能收一半,
    收下你热爱公社、
    热爱人民、热爱党的好心情。
    你姓什么,叫什么,
    你们部队啥名称?”
    雷锋想:我把部队告诉他,
    他一定把钱往回送。
    别看人家说我傻,
    这回我要学聪明。
    “书记呀!我们单位是解放军。”
    (白)具体点儿。
    “人民解放军。”
    (白)再具体一点儿。
    “中国人民解放军。”
    “干脆你叫什么名?”
    “我是普普通通一个兵。”
    (白)我走了,敬礼。
    书记一把没抓住,
    雷锋出门奔正东,
    老头跟书记追出来,
    哟!雷锋早就没了影。
    老大爷,眼神差,
    十步以外看不清,
    见位军人头前走,
    他抓住人家不放松:
    “同志千万不能走,
    书记让你等一等,
    这事……哟!不是啊!”
    原来是个交通警。
    交通警说:“老大爷你找谁呀?”
    “我找一个上等兵!”
    (白)他长得什么样?
    “模样长得很普通,
    穿军装,戴军帽,
    帽徽钉在正当中。”
    (白)你这不是废话!
    党委书记一看手里的钱,
    不由心里很高兴。
    整整齐齐二百块,
    捆钱的是根白纸绳,
    纸绳上边有手戳,
    三个红字“张秀英”。
    书记说:“张秀英。”
    老头说:“噢!原来他叫这个名。”
    书记倒说:“你算了吧,
    怎么男人叫了女人名。
    张秀英是储蓄所的营业员,
    你快问问她,
    取钱的军人叫啥名。”
    “好!就去。”
    老大爷三步并两步,
    顾不得跑路把人碰。
    霎时间,老头来到储蓄所, 
    进门就喊张秀英。
    “小张!”“啊!”
    “这钱是你付的吧?”
    咣!把钱往桌上猛一扔,
    小张一看桌上的钱,
    心里纳闷发了愣,
    唉!雷锋刚把钱取走,
    老头送来为何情。
    (白)怎么回事?大爷!
    老头把事由前后讲一遍,
    张秀英又是敬佩又感动。
    心想雷锋真了不起,
    舍不得吃,舍不得用,
    衬衣袜予净补钉,
    我只当存钱为什么,
    原来是为了集体为革命。
    老头倒说:“你快说话呀!
    取钱的他叫什么名?”
    小张说:“他是毛主席的好战士,
    他的名字叫雷锋。
    大爷呀!他说取钱送回家,
    我误会他要结婚建家庭。”
    老头闻听一跺脚:
    “唉!别提啦!
    当时我也发了蒙,
    他给公社来送钱,
    我把他当成买大葱的啦。”
    这就是:雷锋送钱一个小段,
    下回唱党委书记去找雷锋。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雷锋路东段61号 
邮编:113001
电话:86-24-56658816
传真:86-24-56658806
网址:www.LeiFeng.org.cn
   
版权所有:抚顺市雷锋纪念馆 © 2012-2015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web: www.LeiFeng.org.cn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雷锋路东段61号 邮政编码:113001
电话:86-24-56658816  传真:86-24-56658806 辽ICP备12004474号-1 制作&维护:抚顺经纬网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