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建议

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最新动态

最新动态
把雷锋写进历史的“灵魂歌者”——追忆我敬重的导师陈广生
来自:雷锋杂志微平台    浏览:54次    时间:2019年5月13日

文|本刊雷锋精神研究院秘书长翟元斌

 陈广生走了
不知道是否留下遗言
《雷锋的故事》是他留给这个世界最珍贵的礼物

陈老生前曾应邀在我主编的《雷锋精神研究》杂志上发表一篇感言,某种意义上这是他与时代交谈的真情告白。陈老在开篇感慨雷锋人生价值时引用了一段名句

“记得一位著名作家说过:‘生,使一切的人站在同一条水平线上;死,使卓越的人露出头角来。’”

今天,当我们燃上一炷香,遥祭陈老飘逝而去的纯净灵魂,心头依然涌出这段名句。

学习雷锋,首先要了解一张张雷锋的照片,展示了雷锋22年青春岁月的风采,使人们感知雷锋生命的鲜亮与芬芳;《雷锋的故事》则描绘了雷锋的成长轨迹,让人们懂得一个人的平凡何以升华为伟大而且达至永恒。
无论是一个伟大的民族,还是这个民族的英雄,都需要记录,只有记录下来才不会忘记。

陈广生是雷锋的“灵魂歌者”
他对雷锋的记录是独一无二的
既有啼血杜鹃般事迹巡回报告
又有浓墨重彩操办陈列展览
还有奋笔疾书的文本纪

人们对雷锋的认知一般通过三个途径:即一本《雷锋日记》、一本《雷锋的故事》和诸多雷锋照片。《雷锋日记》敞开了雷锋的内心世界,让人们触摸到雷锋的心跳;一出这样的解读:陈广生最初的冲动,源于被这位年轻战友“身上正散发着一股灼人的热能”所吸引,随之军地上上下下致敬英模的涌流,激发其英雄情怀,自觉做英模的歌者,以文脉传承国脉,展现一名党的宣传工作者的使命担当。党和人民培育了雷锋,历史选择了陈广生记录雷锋,陈广生把雷锋写进了历史,《雷锋的故事》犹如一台解码器,在历史的隧道中持续不断地闪烁着光亮,读写出时代楷模的平凡与伟大。

人们不难理解雷锋这个苦难中挣扎求生的孤儿,由于红色共和国的温度使得濒死的生命复苏生长,所以才涂就感恩回报的生命底色。相似的童年经历与心路历程,拉近了陈广生与雷锋的距离。

欢迎新兵大会上,陈广生喜欢上了代表新兵发言的雷锋,组建战士业余文艺队时又第一个选上雷锋。4个月后,团部要写雷锋事迹材料向党委汇报,陈广生又和宣传股的同志承担了这项任务。当一份《雷锋同志模范事迹》材料交给雷锋征求意见,雷锋用笔把“模范事迹”4个字划掉,写上“解放后我才有了家,我的母亲就是党”,顿时,陈广生的心被雷锋“丰富的内心世界和善于用自己的语言表达思想”融化了,“萌生了‘盯住’这位年轻战友,设法为他写点什么的想法……”1961年3月,陈广生完成报告文学《向阳坡上长劲苗》初稿。原沈阳军区工程兵宣传处打印几十份分发有关同志和雷锋本人征求意见。随后,陈广生两度到雷锋入伍前工作过的鞍钢化工总厂和弓长岭铁矿调研,还到铁岭下石碑村跟车采访执行任务的雷锋。1962年8月,正当他修改补充文稿时,雷锋牺牲的噩耗传来,他含泪赶写完成5万余字的报告文学《向阳坡上长劲苗》,也就是后来畅销国内外的《雷锋的故事》的雏形。


历史的叙事总有它自己的逻辑
《向阳坡上长劲苗》
如何“生长”成《雷锋的故事》
也是循着这个逻辑展开

 

逻辑的第一环是在雷锋生前辅导过的学生强烈要求下,陈广生受命在部队营地布置雷锋展室;逻辑的第二环是抚顺团市委书记宋廷章提出,要组织全市青少年参观展览,制发了全国第一份学雷锋文件《关于组织全市广大青少年参观雷锋烈士展览室,开展好阶级教育的通知》。抚顺市委书记沈越明确要求:“雷锋是好典型、活教材,一定要把学雷锋活动搞好。”为此,抚顺市采取3条措施组织落实:一是组建雷锋事迹报告团;二是举办雷锋事迹展览;三是在《抚顺日报》开辟专栏连载雷锋事迹。而这3条措施,条条都与陈广生相关,都是陈广生挑大梁。

 

 在《抚顺日报》连载雷锋事迹,是当时抚顺团市委宣传部的张凤楼提出的。


为便于陈广生工作,报社特意为他安排了比较安静的房间。那些日子里,陈广生白天筹办展览、外出作报告,晚上回到住所赶写每天至少2000余字的文稿。他把那篇长达5万多字的“幼苗”切割成25个独立成章的小故事,以《毛主席的好战士》为题连载了25天,一直到1962年年底结束。《抚顺日报》为连载加了编者按:“毛主席的好战士,党的好儿子——雷锋同志的生前事迹,给了抚顺市广大干部、职工、学生很大的启发和教育。为了更好地学习雷锋同志的高贵品质,发扬雷锋同志的忘我精神,继承雷锋同志‘发阶级之愤,图祖国之强’的未竟事业,特将雷锋同志生前事迹报告连载于此。让我们以雷锋同志为榜样,永远前进。雷锋同志永垂不朽!”

 

《抚顺日报》连载的雷锋故事,是陈广生最早发表的较为全面地介绍雷锋生平事迹的文稿,对于后来出现的各类宣传雷锋事迹作品产生了很大影响。


1963年初,军内外报刊发表的长篇通讯,如《辽宁日报》《中国青年报》《前进报》等发表的《永生的战士》一文、《解放军报》发表的《伟大的战士》一文、《中国青年》杂志发表的《共产主义战士——雷锋》等等,都是依据《抚顺日报》连载的文字改写成篇的。此外,沈阳军区抗敌话剧团赶排的话剧《雷锋》、八一电影制片厂赶拍的电影《雷锋》,编导们也是到抚顺深入生活、采撷素材的。

逻辑的第三环是1963年年初,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为出版有关雷锋的书找到沈阳军区。经沈阳军区政治部推荐,已调到沈阳军区政治部创作组的陈广生接下任务。他在崔家俊等人的帮助下,3个月后,书稿交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和春风文艺出版社分别出版,即人们看到的两种版本的《雷锋的故事》。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提出历史发展四边形动力说,指出,“人们总是通过每一个人追求他自己的、自觉预期的目的来创造他们的历史,而这许多按不同方向活动的愿望及其对外部世界的各种各样的合力,就是历史。”


中国学雷锋活动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在雷锋牺牲后,抚顺开展的宣传学习雷锋事迹的3种实践活动。

在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为雷锋题词前,抚顺市党政领导和人民群众表现出足够的以英模为榜样、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自觉性与创造性,为全国学雷锋活动的开启,做了思想和实践上的铺垫准备。陈广生不仅是这段历史的参与者、记录者,更是这段历史的创造者。人们没有忘记陈广生对学雷锋活动的历史贡献,经历几十年风风雨雨后,当年组织开展抚顺学雷锋活动的团市委书记宋廷章,在1990年的一篇回忆文章中特别写道,“……每每想到这里,我们很感激沈阳军区工程兵部队的首长们,感激3317部队与雷锋生前所在连队和雷锋班的全体同志们,感激陈广生同志。”

 

陈广生是我学习与研究雷锋精神的导师。由于热衷于雷锋精神理论研究的缘故,我很早就熟知他的名字。


20世纪80年代后期,我代表抚顺市参加全国雷锋精神辩论大赛,陈老的书常常伴我入眠。2000年,抚顺雷锋纪念馆第一次全方位改扩建,我被抚顺市委抽调到改扩建指挥部担纲总撰稿。为撰写雷锋事迹陈列展览大纲,我到陈老家求教,这是第一次见到他。陈老是一个很平和坦诚的人,他对雷锋的了解、对雷锋精神的把握,远比当年所写的《雷锋的故事》更为丰满、立体,而且全方位。
对于我们的到来,陈老很高兴,拿出珍藏的历史老照片,如数家珍地讲述一幅幅照片背后他与雷锋的故事。忽然,我看到一幅从未见到过的雷锋照片,便向他询问。陈老凭着记忆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雷锋故事。我恳求能不能把这张尚未公开发表的雷锋照片捐赠出来,陈老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同行的抚顺雷锋纪念馆馆长张淑芬兴奋得脸上泛着光。《辽沈晚报》记者于欣,还专门写了篇消息《雷锋绝版生活照亮相灿烂笑容尽显青春活力》刊登于2002年12月23日《辽沈晚报》。

2004年改扩建工程临近尾声,抚顺市委为把雷锋纪念馆“打造成为全国雷锋精神研究基地”,着手创建雷锋精神研究所。

我担负研究所的组建筹备工作:一是筹办《雷锋精神研究》杂志;二是创建“雷锋讲坛”。《雷锋精神研究》创刊号上,刊发陈广生老师一篇几乎是他人生告白似的文章《我的雷锋情结》。过了不久,我策划写一篇介绍陈广生人生经历的稿子,起初陈老说什么都不肯,我几次登门拜访做他的工作,跟他讲是为了让读者了解《雷锋的故事》写作的渊源,给后人留下一些历史线索。陈老终于松口了,编辑部邀请与陈老很熟悉的著名军旅作家胡世宗撰稿。

《我所知的陈广生》刊登在2007年《雷锋精神研究》纪念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为雷锋题词44周年特刊上,这是全国第一篇记述陈广生人生经历的文章。陈老还特意写了一段话:“今天,在弘扬雷锋精神、构建和谐社会的新形势下,抚顺市雷锋精神研究所创办的《雷锋精神研究》已创刊一年了,这是雷锋第二故乡独树一帜的期刊,犹如春风化雨,暖人心田。”

 


图为陈广生到社区宣讲雷锋事迹  尤立峰摄

2009年7月,在当时各类追求时髦的讲坛野蛮生长之时,秉承打造红色经典宗旨的“雷锋讲坛”隆重推出。首讲策划的题目是《雷锋的生命密码》,这是为陈广生老师量身定制的。


陈老说你这个题目拟得挺好,很有新意,符合现代传播语言。遗憾的是讲坛临近开坛时,陈老却病了,只好另外请了一位嘉宾,改换另外一个题目。“雷锋讲坛”吸引了许多雷锋精神研究者、传播者、践行者到此发声,还在大连翻译职业学院、山东青岛黄海学院开设了分坛。2010年3月5日,新华社专门发稿给予褒奖,“辽宁省抚顺市创办雷锋讲坛半年以来,以灵活多样的形式,浅显易懂的道理宣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在军人、普通市民中取得良好效果。

目前,雷锋讲坛已经成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新平台。”可惜,陈广生老人由于身体的原因,一直未能完成他的首讲《雷锋的生命密码》。不过,可以告慰陈老的是,我们创办的《雷锋》杂志在2015年第10期刊发了我的文章《雷锋的生命密码》,这是延续当年与陈广生老师达成的默契,也是信念的传承。

人总会老去
再绿的叶子也会发黄飘零
时间所关注的是人与人的互动中
是否挥霍了彼此的岁月
是否成就了彼此的人生
人们可能会想
是通过雷锋认识了陈广生
还是通过陈广生认识了雷锋?
其实这并不重要,只要记住
陈广生走了
《雷锋的故事》依然传诵,永久传诵


编辑:刘 凯   主编:夏一萌   总监制:吴维满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雷锋路东段61号 
邮编:113001
电话:86-24-56658816
传真:86-24-56658806
网址:www.LeiFeng.org.cn
   
版权所有:抚顺市雷锋纪念馆 © 2012-2015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web: www.LeiFeng.org.cn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雷锋路东段61号 邮政编码:113001
电话:86-24-56658816  传真:86-24-56658806 辽ICP备12004474号-1 制作&维护:抚顺经纬网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