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建议
雷锋论坛
“邂逅”雷锋
来自:辽宁日报    浏览:338次    时间:2013年3月6日

                                                                  ——关于辽宁日报雷锋报道的回忆

       学习雷锋活动已经50年了,我觉得关于雷锋事迹的宣传大致可以分为4个时期:初期是在雷锋牺牲之前及《辽宁日报》发表我写的《永生的战士》和毛主席题词之前,这时雷锋已经是全国有名的先进战士,在这个时期,部队宣传工作者和新华社的记者也写了不少报道,主要宣传他做过的一些好事和在部队的一些表现。第二个时期就是全国宣传时期,即毛主席题词这一时期,雷锋成为一个和平时期的英雄典型,在全国乃至世界都产生了很重大的影响,并且形成了一场持续了半个世纪的学雷锋运动。第三个时期是“文革”时期冷寂时期。第四个时期是新时期以来对雷锋的宣传,逐渐地进入一个全面地阐述和解释雷锋的事迹、全面宣传完整的雷锋形象的时期。 
      雷锋精神最可贵和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雷锋精神、雷锋品格参与了当代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建设。雷锋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助人为乐,尽自己所能随时随地帮助他人,他践行了“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思想道德圭臬。这一点已经普及到人们的心里,在社会学上称之为进入了“小传统”。一种思想,一个具有人格魅力的典型进入“小传统”之后,就进入了国民性的建设层次。雷锋、雷锋宣传、学习雷锋活动,已经参与了当代中国人精神世界的建设,参与了当代中国新的国民性的建设。 
      当然雷锋精神能够发挥这个作用,媒体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辽宁日报》当初发表的《永生的战士》是在初期宣传阶段的基础上对雷锋的总结性宣传,对雷锋做了一个全面的叙述、介绍,对雷锋精神进行了一个总体概括、总结性宣传。 
      在对雷锋的整个宣传过程中,有一些辽宁日报的领导、编审人员是作出了贡献的。雷锋牺牲后,雷锋所在团驻地抚顺市,即展开了大宣传。当时的抚顺市委书记沈越给《辽宁日报》总编辑殷参打电话,建议《辽宁日报》宣传雷锋事迹。殷参接受了这个建议并且十分重视。这样,《辽宁日报》编辑部就组成了一个分工明确、规模比较大的临时报道班子,一部分人写消息和通讯;一部分人撰写社论及其他配发的言论;军事报道组则负责整理、挑选雷锋日记、笔记发表。殷参抓总,副总编辑邢真负责战役指挥,政教部副主任霍庆双在一线调度和初审稿件。 
      当时是1962年岁末,我因14年没有回家,请准了回江西波阳(现恢复原名鄱阳)的探亲假。启程头一天,突接邢真紧急召见的电话。他见我就交代任务,雷锋牺牲了,报社决定大报道,发长篇通讯、配社论,选发雷锋日记、笔记。长篇通讯,殷参点将由你来写,时间紧迫,一周交稿。你推迟行期,完成任务再走。具体事务你找霍庆双。本来,我在文艺组工作,与军事报道不沾边,又是“摘帽右派”,与此事应是无缘的,只因我被认为是报社里的“快手”,任务紧急,就用上了。 
      我于是以“又一次得到信任与重用”的感激与兴奋的心情,投入了紧张的采访活动。我先到负责“战役指挥”的政教部副主任霍庆双那里领受具体安排。他告诉我,已经和部队联系好我去采访,同时,他交给我一份油印材料,是雷锋所在团原来的俱乐部主任所写的雷锋事迹。我以“急行军”的姿态和速度,进行采访。 
      独自参观雷锋事迹展览时,大厅寂静,我逡巡其间,看着雷锋的事迹,尤其细读他的日记、笔记,一位年轻战士的矫健身影和美好心灵,活跃在我的眼前和心里。走出大厅,我的直觉化为默语:雷锋不死,能当将军;雷锋永生。后一句话,后来转化为我所写报告文学的标题:《永生的战士》。我在阅读完油印材料后,觉得材料丰富,许多可用,但无论是看材料,还是采访,都缺乏现场感,因此,我决定约见油印材料的作者,以了解一些细节,特别是雷锋的音容笑貌,这是“文学描写”非常需要的。我们见了面,谈话约1小时。 
      采访结束,我即投入写作。我形成的系统认识是:雷锋在旧社会遭受了超乎常人的苦难,因此他对新社会,对共产党、毛主席有超乎常人的爱,出于这种超常的爱,他总想表达,总想以实际行动体现,所以时时处处做好事,做了超乎常人所能做到的事情。于是我采取“拟传记”的叙事策略,按时序一路叙述:“血泪九年”-“新生”-“启蒙”-“斗争”-“熏陶”-“苦学”-“功业”-“入党”-“向前进”-“谦逊”-“永生”。完稿后,考虑自己的“身份”,未署名,而只写上了油印材料作者的名。五天后,我拿去给霍庆双初审,预留两天时间修改或返工。霍庆双看我没有署名,便建议我加上笔名。我便用了“波阳”这个笔名,因当时正准备回家探亲,倏忽间就想起了故乡名。交稿后,经过从部主任到副总编辑、总编辑数道审阅,未作改动。文章大样出来后,我寄了一份给油印材料的作者。他很快即电话回复,说自己没有写,还署了名,很感谢,文章写得很好,他没有意见。1963年1月8日,《辽宁日报》以第三版整个篇幅,发表了《永生的战士》全文。 
      《永生的战士》在省内以至全国产生巨大反响后,《中国青年报》于2月5日予以转载。他们作了编辑处理,略微删去一些内容,把作者名移到文末括弧里。 □口述/彭定安 整理/摄/本报记者/关艳玲 
彭定安 
      1928年出生,江西鄱阳人,1949年参军,先后任《东北日报》、《辽宁日报》文艺编辑,辽宁社会科学院所长、副院长,辽宁省社科联、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报告文学《永生的战士》、《鲁迅评传》、《鲁迅学导论》、长篇小说《离离原上草》等。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雷锋路东段61号 
邮编:113001
电话:86-24-56658816
传真:86-24-56658806
网址:www.LeiFeng.org.cn
   
版权所有:抚顺市雷锋纪念馆 © 2012-2015 CopyRight All Right Reserved. web: www.LeiFeng.org.cn
地址: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雷锋路东段61号 邮政编码:113001
电话:86-24-56658816  传真:86-24-56658806 辽ICP备12004474号-1 制作&维护:抚顺经纬网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