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雷锋纪念馆官网 今天是:2020年8月14日 星期五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欢迎参观
预约参观
 
塔中花开入云端
  来源:人民日报  浏览:698次  时间:2012年9月3日
   在塔中的快乐之一,是赶巧听到了党课。那差不多就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了,上午出去参观了一口新近开钻的油气井,下午没有安排采访,就准备在房子里看资料,整理笔记。近6点钟时,忽然想,这样酷热的天气里,作业区的人们应该是不出室外了,他们在干些什么呢?听了听,外面静悄悄的,没有声息。好奇心驱使,打开门走了出去。在新疆,下午4点钟才开始上班,跟口内有两个钟头时差。这里的人们,把内地称为口内,自然是以玉门关为界定。

  我住在二楼,这座职工公寓的特点是宿舍与办公室间置,一、二两层办公室居多。房门都关闭得紧紧的,只远远听见走廊里端传来麦克风送出的话音,显然,那里在开会。过去一问,得知是一个会议室里在上党课。

  我悄悄开门进去,中间长长的会议桌,环圈两排围着大约50多个座位,都坐满了。空调肯定开到了极限,屋子里仍感到热,我穿一件薄棉布坎袖裙子,还是出汗。看看里面的人,一色工作装,红长裤,牛仔蓝半袖。知道他们这衣服是纯棉,有吸汗防静电等优点,但毕竟有些厚密,这样的温度下,穿在身上会很热的。可是他们的神情,却一点儿不显,好像并不是身在酷暑之中。

  心静自然凉。我知道这些人的心是都专一到了听课上,就也凝神听了起来。

  并不是什么新奇高深的学说,这堂课的主题便是那已传唱了大半个世纪的“延安精神”。延安精神,一代又一代的人都没有忘记。但是,在时下喧嚣都市之中,人心的触动已经难以跟它有关了。何以在塔中,它还拥有如此的凝聚力呢?这堂课,让我触及到了塔中创业开拓者的灵魂。

  延安精神,是塔中创业者灵魂里的灯。其中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内涵,是让塔中起跳的动力。以塔中地下构造为代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早期石油勘探开发阶段,是攸关生死的过往。沙暴、“黑风”、酷暑、严寒……有两首打油诗这样描述那时塔中的自然环境:“天上无飞鸟,地上无花草,沙子满天飞,世界隔绝了”;“春秋风沙满天跑,夏天酷热蚊子咬,只有冬天天气好,可惜冷得受不了”。在没有沙漠公路之前,交通运输主要依靠沙漠车。从沙漠边缘最近的生活支撑点到达塔中,沙漠车要走整整七天七夜。而这里的地下水是不可以直接饮用的苦咸水,一旦生活供给运输方面遭遇阻碍,人们顿时有性命之虞。

  曾听说过塔里木石油物探局地质调查处1831地质队在沙漠里的一段历险。那是1985年,一场特大沙暴让这个地质队的120多名队员退守营房。日子一天天过去,风势却有增无减。黄沙横卷,遮天蔽日,浩瀚荒漠似一个烧透了的巨大砖窑,烤灼憋闷,令人窒息。营地通往沙漠边缘唯一的道路被黄沙湮没,派出去的水罐车迟迟不见回来。直升机数次飞临营地上空却既不能空投,更无法降落;储存的饮水、食物所剩无几。

  水罐车是被风沙困在了路上,当时其实是有办法脱离危险的,只须将水放掉,轻车前进。但司机没有这样做,因为深深知道,在大沙漠里,这一车水太珍贵了,甚至会关乎全体队员的生命!他独自顽强地与风沙对峙。当风灾终于遁去,战友们终于找来,他已几近昏迷。这位司机叫刘建叙。塔中的历史牢牢记住了他。

  而十二壮士的故事会让人肃然起敬。1994年12月8日凌晨两点,完钻刚刚一个月,当时国内最深、钻探难度最大的塔里木探区第一口水平开发井——水平1井——在试油作业中,由于国产的35兆帕采油树经受不住地下的巨大压力,突发强烈井喷。失控的油气流冲天而上,高达数十米,井场霎时“黑雨”如倾,啸音刺耳。平台副经理王元福组织人员奋力压井抢险,员工们扛油管、背重晶石粉,冒着油污一次次奋不顾身地向井口冲去……可惜不能遏制灾情,到上午10点30分,水平1井已呈失控之势,情况危急!第一时间从基地赶来指挥抢险的公司领导决定火线组建“敢死队”,誓死保卫具有重大意义的高产井。“敢死队”挑选壮士十二人,由王元福任队长。这些人留下,其余人等撤离现场,在远处准备接应。

  冲锋开始了。敢死队员们分成几个小组,轮流向井场冲刺。没人能记得清自己冲进井场多少次,又是怎样被拖出来的。殊死搏斗持续了十多个小时,恶魔一样的井喷终于被制服了!而十二个人,满脸满身厚厚的油污,齐肩站立井口旁,看上去悲壮而肃穆,犹如十二尊黑泥塑像。

  延安精神是根,大庆精神和塔里木精神是干,塔中精神是参天大树高入云端枝头上的花朵。这是我说到塔中时爱打的一个比方。

  聊这些时,是又来塔中了,在胡杨似金、苇草若银的仲秋时节。想起夏天的那次党课那些专注的听众,能够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长期坚持下来,没有信念和理想的支撑,是不可能做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战斗在塔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好样的。

  我满心崇敬。塔中,是延安精神最得以张扬的地方。(郭严隶)